首页 斗春归

十一、

字体:16+-

待李嬷嬷一走,石青便迫不及待的打开那只酸枝木松檎双鹂图刻花匣子,只见一套紫玉头面静静躺在素绒面上,无论是正钗还是耳饰,看玉质和纹理显然是一整块紫玉上下来的,件件雕工精细,只用氲氤的莹光来诉说它的珍贵和不凡。

朱砂是专管罗轻容首饰账目的,一眼扫过去,也忍不住走了过来,“老夫人还真是心疼咱们姑娘,这些物件怕是有银子也不好寻去,”说着拿出那去芙蓉钗在罗轻容发间比了比,“咱们姑娘肤色白,若是旁人,非被这紫玉衬俗了不可~”

石青听着有心,颔首道,“姐姐说的是,咱们那位郡主贵气太盛,这紫玉可压不住,”罗绫锦容貌虽美,但与罗轻容比起来,先在肤色上就输了一筹。

“你这丫头,皮又痒了,主子也是你可有说嘴的?”朱砂眼一瞪,“看招来祸事谁管你?”说着将东西一件件仔细看了,才收起来抱到里屋,放在那个专门用来收藏罗轻容首饰的紫檀镙钿大立柜中。

“你这丫头,才多大点儿年纪,太闷了些~”清泰院中罗老夫人无奈的看着与自己轻轻敲腿的罗轻容,“难得昨天下了场透雨,一大早的又不热,你随你姐姐也出去逛逛多好?”

今天是良王梁元慎、明王梁元忻出京的日子,罗绫锦五更即起,梳洗打扮之后要去为两位表兄送行,可罗轻容却直接以天热身体不耐为由推拖了,这让罗老夫人齐氏也颇为想不明白,大家女子难得有出门透气的机会,若再有几个小儿女,怕几天前就开始闹腾了,“连旭哥儿都跟着去了,你却要留下来?”

罗旭初跟着罗绫锦同去,自然会与梁元忻见的多些,这也是罗轻容的本意所在,只是她,还是离这些人远些好,有了上一世的经验,这些皇子们为了那个位置,做过多少事,她听过,也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