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十三、

字体:16+-

“兰儿,还不赶快跪下,”罗远鹏满脸难堪的看着地上的锦垫,新妇初见婆婆是要磕头敬茶的,这清泰院垫子都准备好了,而一旁紫棠手里的红木条盘里端正的放着一只胭脂红富贵如意汝窑茶碗站在那里,罗远鹏不相信张兰不知道新媳妇初见婆婆是要磕头见礼的,或许是她在为自己为自己出气,可绝不是现在这个时候,也不是这种方式。

“啊,不好意思,”张兰瞬间明白过来,急忙提裙跪在锦垫上,心里不由暗骂自己太大意了,这进门的规矩来时罗远鹏专门请了教规矩的嬷嬷细细与自己说了,可是,到底是穿过来的,见人就磕头的习惯张兰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没有养成,“媳妇张兰给母亲请安~”

“快起来吧,你们一路辛苦了,”罗老夫人接过张兰奉上的茶碗,示意李嬷嬷将准备好的刻榴生百子图样的紫檀匣子递了过去,“几件首饰,算是给你润妆。”

“媳妇谢过母亲,”张兰这次规规矩矩的双手接过,才缓缓的站起身来。

“侄女见过二叔,二婶,”罗绫锦将张兰的表现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满是不屑,暗道这个女人是罗远鹏从哪里淘弄来的,竟然敢让她坐在侯夫人的位子,不自觉间,声音里便带了几分倨傲。

“见过华阳郡主,”罗远鹏自觉被罗绫锦的神情打了脸,可又辩驳不得,抢先给罗绫锦见礼,“兰儿,这是华阳郡主,过来见礼。”

“二叔这是做什么?”罗绫锦目光中带了一分凛冽,转而笑道,“当初我母亲以公主身份下嫁之时,便是要做罗家妇的,如今父亲不在了,二叔反倒与侄女生分起来,您这郡主一叫,侄女怕是在这罗家住不得了~”

“姐姐快莫要多想,”罗轻容心里一叹,庶出的身份是父亲心中永远的疼,因此也最为敏感,而罗绫锦也是个多疑的性子,尤其是对袭了武安侯爵位的罗远鹏,“父亲也是先行国礼,再论家礼,没有旁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