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十四、

字体:16+-

张兰无心听他们父女清深,她已经被淑俪院的气派深深折服,踩着光滑如镜的墁地金砖走进正堂,只见中堂上一幅观音趺坐图,紫檀长案上两侧各安放一只紫铜鹤顶蟠枝烛台,正中是一只错金螭兽香炉,长案两侧半人高的定窑青花底琉璃花樽中稀疏有致的插了几去含苞待放的荷花,再向西边望去,紫檀木的隔扇门中间四扇开着,可见里面高至承尘的多宝格,琳琅满目的各式古玩张兰根本叫不出名来。

东边被十二扇紫檀木嵌象牙花映玻璃的槅扇隔出的应该就是卧室了,一架八扇青绿山水屏风挡住了她的视线,里面的情景看不太清楚。张兰到底是在张知府家里呆了几个月,多少也长了些眼力,这一色的紫檀酸枝家具,就不是一般人家可以享用得起的。

“没想到这观音像还在,”罗远鹏目光幽远,这观音像是早逝的妻子高氏亲手绣制的,又在万佛寺里供奉了七七四十九日,请回来之后,妻子不但每日烧香诵经,每逢朔望更是沐浴斋戒,求得不过是在辽东的他平平安安。

“女儿不知道母亲是不是也常到寺里烧香,所以就先留下了,”罗轻容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看着张兰,“母亲若是有好的,就让身边的姐姐帮您换了。”

“不必了,”虽然她是穿越而来,可张兰还是对鬼神不怎么相信,让她整日对着一副画像烧香,还真是难为她了,何况丈夫罗远鹏看着那画像时的神情,着实刺痛了她的眼睛,“既然是姐姐留下的,定是好东西,就挂着吧,”反正她也不用,时间久了找个理由清出去就是了。

“茹娴当初担心我的平安,每日都在观音跟前祈求,”罗远鹏很满意妻子的态度随手从长案上捻起檀香来,待柳姨娘帮他点着了,才虔诚的插到香炉里,又拜了两拜,才道,“虽然我现在已经回京,留着观音宝像也好保咱们家宅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