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十六、

字体:16+-

罗轻容一回重华院就将所有人都清了出去,一个人躲在罗帐里想心事。

从八岁那年,小姐便添了这么一桩习惯,一年来重华院里服侍的人都习惯了,都静静悄悄的退了下去。

鹅蛋脸,柳叶眉,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就算是生气的时候,她的唇角也是在微微上翘的,仿佛一直含着亲切的微笑,眉梢也有着挡不住的风情,皮肤没有京都女子追求的白皙娇嫩,在阳光下隐隐发着蜜色的光,任谁看了她,都会情不自禁的喜欢她,喜欢她身上那股寻常女子没有的朝气和活力,是的,当年自己是那么的喜欢她,喜欢她爽朗的笑声,喜欢被她搂在怀里大声夸奖,说“我女儿真聪明,我女儿是世上最漂亮的娃娃,”喜欢听她在赏花会游园会时侃侃而谈,喜欢听她随口吟出令人动容的诗句,每当这个时候,她清楚的看到那些本来满脸不屑的贵妇们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觉得痛快极了。

曾几何时,在罗轻容心里,她的怀抱是那么温暖的,还有着淡淡的清草香,她夸奖自己的时候,眼睛是那么亮,仿佛是发现了世上最美的珍宝,她曾经认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孩子,爱自己的娘亲虽然离开了,却为她送来了一个同样将自己当做女儿的继母,不,她从未将她当做继母,在她眼里,她与娘亲高氏是一样的!

罗轻容拉起纱被,任泪水将素丝薄被洇出团团水印,因为她是父亲深爱的女人,因为她对她深信不疑,他们都相信她是最聪明最有远见的女人,也是因为这样,她将心事告诉了张兰,她听众张兰的话,若是真的爱那个人,就要全心支持他,付出最是会有回报的,她告诉自己,梁元恪值得自己用一生去托付,她给了自己勇气,因为她的支持,武安侯府的嫡长女,虽是十里红妆却侧门而入,做了宁王的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