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二十二、

字体:16+-

张兰一个人闷在屋里,纤云想陪她聊聊天,也被她赶了出去,她根本不想听这些人再说什么,是的,大道理她也懂,那些古言小说里也写的很清楚,古代女人是怎么过的,可她不一样,她不是那些成天闺训女戒教大的木头疙瘩,更不想成天关在深宅大院里跟一群无所事事的女人斗心眼,可自打进了武安侯府,张兰发现自己真的无法快乐起来,满院子的眼睛,满院子的耳朵,那眼睛里充满的是不屑,是打量,是审视?就是没有真心的尊重。

而罗远鹏,竟然在她最需要支持和帮助的时候给了她狠狠一击,是,她承认,对于金姨娘来说,她张兰才是个后来者,可那又如何,与古代的男人来说,没有正妻就算是单身,这一点张兰还是很清楚的,金姨娘柳姨娘才是他们婚姻生活中的绊脚石,想到昨天罗远鹏的所做所为,再想到即使罗远鹏这么做了,自己也得忍着恶心将这只苍蝇伸脖子咽下去,张兰恨的牙根生疼,她烦躁的一脚将桌边的束腰圆鼓凳踢飞了出去,犹不解恨的想找些什么东西砸一砸来抒发一下心中的怒火。

飞起的圆凳吓得正进门的苏妈妈一个哆嗦,“夫人,您仔细伤了脚。”她活了三四十年,这样的女人也还是头一次见到。

苏妈妈完全不理解张兰这是在闹什么,她从锦州知府府上跟了张兰进了武安侯府,真真是一步登天,再加上张兰为人不拘小节,更不像先前的主子动辄得咎,平日连个脸色对不给她们,因此就想着好好辅佐张兰坐稳侯夫人的位子,而飞星也悄悄认了自己做干娘,她日-后怎么也会有个好下场。可这位主子怎么一进侯府就犯了浑,竟然将侯爷堵在了门外?苏妈妈转了几家府邸,也没有碰见过这么胆大的正室。

“没事,”张兰又目通红,充满了心痛与不甘,“妈妈也是来劝我的?你别说了,我什么都明白,不过就是睡了个小妾么,我若是个贤惠的,不但不能生气,还应该还给他挑两个年轻漂亮的送到他**去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