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二十九、

字体:16+-

“你是个好孩子,我承认当初对你不及你大哥和你三弟,”齐氏叹了口气道,“其中的缘故想来你心里也清楚,无论你怎么怨我,我都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对你,我也不觉得亏欠过什么?”当年钱姨娘不过是个烧水的丫头,竟然趁老侯爷醉酒之机爬了主子的床,还一直隐瞒到怀了身孕才跑到罗烈融跟前跪求,这样的心机和手段,齐氏怎么会喜欢她?

“可是高氏自进了罗家的门,贤良淑德,对我是真心孝顺,对远鹄也亲如手足,轻容和旭初更是在我膝下长大,我待她们,与自己的骨血没有什么区别,不论你信不信,我都要这么说,所以今天的事情,我才不能这么轻易放过。”

罗远鹏已经被自己的心里的想法轰得乱哄哄的,在他心里,张兰并不是一般的小户女子,她虽然出身卑贱,却有贵女们不能及的心胸和见识,胸有沟壑腹怀锦绣,是他在万千鱼目中寻到的珍珠,若不是亲自派人去查过她确实一直生长在那个渔村,他几乎都要认为妻子是那个世家在外面的遗珠,就像张兰常说的,她从来不觉得罗远鹏这个武安侯比自己高贵,她甚至说过,她比这世上大多数的人都聪明都智慧,而对这一点,罗远鹏深信不疑,那么,讨厌男人纳妾,厌恶庶子庶女的张兰,会不会在心里其实也看不起他呢?罗远鹏一时踌躇起来。

“咱们府里宴客,为什么自家正经小姐竟然没有出来见人?还有素绢,孩子怎么就一个人去了水边?而水边怎么连个会水的仆妇在一旁侍候都没有?这些你也好好想想~”

“至于你那个深谙水性的媳妇,为什么非要等着容姐儿一个九岁大的女娃娃跳进去才去救人,你自去问她吧~”罗老夫人垂下眼皮,声音中充满了无奈和感伤,“我只知道一件事,我膝下这几个孩子,都是我的掌珠,她们谁出了意外,我都无颜去见你泉下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