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四十三、

字体:16+-

“侯爷,二姑娘来了,”门外有小厮禀道。

“女儿见过父亲,”罗远鹏这间书房是罗轻容亲自为父亲布置的,这些日子被张兰添添减减,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模样。

“轻容来了,快过来,”罗远鹏放下手中的书,从园子里回来,对妻子的失望和对两个妾室的愧疚,让他的心情难以平静,索性也不回在水居了,自打了本兵书消磨时光。

“父亲,”罗轻容低下头,“是女儿错了,女儿没有及时告诉父亲祖母将母亲的东西交到女儿手里。”

“这段日子家里太忙,你也是顾不上,”罗远鹏吃惊于女儿的敏锐,她来认错,竟然是猜出来了自己想讨要高氏嫁妆,而这样的敏锐,又让觉得自己被妻子蒙蔽向女儿嫁妆伸手的罗远鹏心生愧疚,“既然已经交给你了,就像你祖母所说,你长大了,有能干,交给你我也放心。”

“这些东西还是放到父亲这里的好,”罗轻容从朱砂手里抱过一只大匣子,“其实铺子里的事我也不懂,又不能经常出门,还不如父亲来管的好。”

“你不懂,我哪里懂得?”罗远鹏根本不接,高家当初陪嫁过来的下人们个个能干,“你母亲留下的人都是能用的,这样吧,”他心思一转,若有个人监督,也好让那些人心里有个敬畏,不至于欺负自己女儿年纪小,生出欺哄之心来。“你不方便出门,就让肖山闲时过去常看一看,”说到这儿,罗远鹏又道,“你是我的嫡长女,若到出阁之时,侯府自然还会为你备上一份体面的陪嫁,”

有了一份让人侧目的嫁妆握在手里,女儿无论嫁到哪家,都不被人欺负了去。

“父亲不是已经让肖管事派了人过去么?”罗轻容吃惊的睁大眼睛,回头看向朱砂,“富妈妈不说是几个铺子都来了肖管事的人?难道…”

“回侯爷和姑娘,奴婢的娘怎么敢说瞎话?”朱砂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奴婢也听哥哥说过,高升记去了个二掌柜,说是肖管事的大舅子,还有玉露的二舅去了高真记,还有个什么人是去了高成记,说是要学着怎么看皮子,都说是奉了肖管事的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