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四十四、

字体:16+-

张兰扫了一眼罗轻容手里那个小巧精致的怀表,整个表壳好像是象牙做的,雕刻着精致的花纹。她生活的时代,怀表这东东已经被淘汰了,所以真正的怀表她也没见过,但自尊心不允许她从罗轻容手里接过那个东西,“其实这个东西,若是做的能戴在腕上,倒也多了个装饰。”

自己这个母亲从来都会有许多奇思怪想,罗轻容也不诧异,浅笑道,“还是母亲见识广。”

张兰望着眼前如娇花般的姑娘愣了会儿神儿,罗轻容对自己的话没有半分好奇,也没有露出一丝心领神会的神色来,她不由暗叹自己这个“女儿”心机深沉,“你们准备到哪里去?”

“想来母亲是不知道了,祖母昨晚冒了风,早上便有些不舒服,如今听说太医已经走了,我跟姐姐去看看祖母,”罗素绢眼中满是不屑,如此不孝,且不孝的光明正大不以为耻的女人,她真是头一次见,难道乡下的人都这样?

“你祖母病了?”张兰一惊,这些天她太累了,早上让玉露去告了个病,根本没去给婆婆请安,竟然也没有人告诉她齐氏病了,“我也是一天忙的跟个没头苍蝇似的,走吧,咱们一起去看看。”

“药煎了么?母亲这里离不得人,你要多辛苦了,家里的事不是有几位妈妈帮你么?”罗远鹏上朝走的早,并不知道张兰早上没有来请安的事,还以为她在正己堂忙家事。

“呃,我知道了,”张兰脸一红,心虚的不敢看周围的人,来京城半年,她已经摸清楚了永安朝是“孝”字大过天的,就算是心里再不满,也要摆出一副绝对孝顺的样子,真真是“婆婆要你死,你就得立马躺下”,所以对她不冷不热的齐氏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算是个不错的婆婆,起码不成天折腾她,她出门做生意也没有多说过什么。

“二叔,您真是太不了解咱们的侯夫人了,”罗绫锦一早听说祖母病了,急忙从宫里赶了过来,因此知道张兰称病的事,“二婶,您不是不舒服么?我原本也准备让常太医去给您瞧瞧的,又怕臊了您,才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