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四十五、

字体:16+-

“你说金姨娘有了身孕?”罗轻容分着彩线的手一顿,怨不得呢,祖母竟然敲打父亲,“在水居还不知道?”

“嗯,金姨娘瞒的紧,好像只是告诉了清泰院,连三姑娘也不知道呢,”石绿一脸担忧,这妻妾相争,那是花样百出,不要波及自己小姐才好。

“这是好事儿,”富妈妈伸手将罗轻容面前的水仙搬到窗边半人高的花几上,“这大家子里,就该多子多福,对姑娘你来说,兄弟多了,以后能帮衬的人也多些,只是,唉~”这最该生养的却根本没有动静。

她会很伤心吧?罗轻容尽量不让自己对张兰生出同情之心,她曾是梁元恪的侧妃,也傻傻的自以为与他“相爱”过,自然很能体会张兰若是知道后的心情,一如当年,当她从史良箴那里知道她先于自己有了身孕后,唯一的感觉就是想找梁元恪大哭一场,那个孩子就像梁元恪给她的一个响亮的耳光,可是她又相信了,那个孩子是史良箴处心积虑的结果,相信了就算那个孩子生了出来,对以后她和他的儿子也构不成丝毫的威胁,相信了梁元恪说的,一个孩子只是对史家的补偿,一个孩子是对史良箴的安慰,毕竟他和她都不是个狠心的人,毕竟,他的大业离不开士林领袖史家的支持~

张兰碰上这种事情会怎么样呢?前一世在罗旭阳出生后,父亲遇到了兰若,记得父亲说要迎兰若进门时,张兰找到宁王府大哭了一场,说她没有想到,竟然还会遇这样事,她问过自己,世上就没有始终如一的爱情了么?当时因为她和梁元恪中间夹着个史良箴,她也跟着很是唏嘘了一番,毕竟要纳妾的人是自己父亲,罗轻容还是往好里宽慰张兰,希望她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谅父亲这一次。

这一世她会怎么做呢?罗轻容不敢想,怕是又会一番闹腾吧,以前她不许父亲接近两位姨娘,可现在金姨娘已经有了身孕,那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罗轻容叹了口气,就像张兰前世说过的那样,“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想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根本就是自找没趣啊。可女人,一边冷静的说着男人不能信,一边又傻头傻脑的陷了进去,愚蠢的相信着男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