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二百二十六、

字体:16+-

“这些东西以后不必都送到朕这里了,”至德帝一指御案上那摞厚厚的折子,从王嫔手里接过六棱杏花纹银碗,小口啜着里面的汤品,现在他的起居都由王嫔和已经晋位为贵人的郎才人打理。

“朝中的大事还得父皇您拿主意才是,儿臣尚不能服众,”梁元忻余光扫过准备退到屏风后的王嫔,几不可见的皱眉,这女人的打扮怎么看着那么的让人不舒服?

“良王他们已经到了锦州了吧?那里那么冷,这一冬也不知道怎么过的,朕原本还想着他们会等开春暖和了再过去呢,”至德帝叹了口气,看来大儿子是在京里闷的久了,太过向往无人管束的生活,“那边可有折子过来?”

“皇兄的请安折子已经到了,他们也是想着年前赶到,”梁元忻从袖里将梁元慎的折子拿出来,“就如父皇所说,那边天太冷了,一过了十月土都冻硬了,良郡王府只能停工,所以这个年皇兄过的挺委屈,王建功将他们请到自己宅子里过,可皇兄也是一大家子,便在原来的武安侯府凑和着过了~”

新年时梁元慎也有折子过来,但因为路途遥远,梁元慎写折子时人还在路上,真正到锦州报平安的折子硬是过了新年才送到,想想一个王爷抛家舍业的跑到那么远的地方,至德帝也心有不忍,“罗旭初不也去了辽东,虽说是亲戚两家人挤着也不方便,要么派工部的人过去再给元慎选王府吧~”

罗旭初是武安侯世子,而且是带了新婚的世子夫人一起到了辽东,再将武安侯府改建为郡王府就有些不合适了,至德帝原是没有理会这些的,现在一想,还不如漂漂亮亮的给梁元慎建一座郡王府邸,最好按亲王的规制来,左右将来梁元忻登基,为了显示手足之情,也是要给梁元慎晋位亲王的。

梁元慎这招以退为进在至德帝这里算是走对了,做为父亲,至德帝自然不会想到梁元慎远走辽东是为了辽东的二十万悍兵也是为了给自己东山再起积蓄力量,只会想到长子是为了不招太子的忌讳才退到那个天寒地冻的地方,因此便格外想着要补偿他一番,梁元忻心里冷笑,口里却笑道,“父皇说的是,只是旭初是个晓事的,再说朝廷已经下旨将原来的侯府征建做了郡王府,堪舆图都制好了,而且还征了周围不少民宅,已经动工了,再还回去他们也没有办法住了,这次罗世子未到前罗家已经派人在锦州给他们找了一处三进的宅子,小夫妻住着也宽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