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二百二十七、

字体:16+-

罗绫锦自恃身份,哪里将罗远鹄那个庶子看在眼里过?加上罗远鹄这些年一直是外任,在京城的时候不多,跟罗绫锦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也就是这次到了辽东,梁元慎存心拉拢,罗绫锦才摆出和这个三叔亲近的姿态来,现在田荣珍将调停的任务扔给她,还要罗远鹄说出她跟罗旭初的错处来,她又怎么会接?毕竟罗远鹄跟罗旭初翻脸也是梁元慎和她在中间挑拔的功劳,

“世子夫人当思自己错在哪里,不要一味指望旁人,三叔大半夜被世子气着了,第二天早着严寒离去,这是城中人都看到的,”罗绫锦淡淡的端起茶碗抿了一口,“我今天叫你过来,也是想着你们做为晚辈,武安侯又不在辽东,以后事事要以三叔为尊,本朝可是以‘孝’治国的。”

“郡王妃说的是,三叔跟郡王妃都是世子跟臣妾在辽东的亲人,也是我们的长辈,”田荣珍的神色越发恭谨,面含笑意,“世子跟臣妾又怎么会不尊重两位?”罗绫锦是出嫁女,女子出嫁从夫,算不得罗家的人了,何况自己夫妻还是罗家二房的人?罗远鹄就更是如此,虽说他是叔叔,但罗旭初是武安侯世子,是罗家一脉未来的当家人,罗远鹏和罗轻容让罗旭初到辽东来,目的也是为了将来可以接掌辽东的势力,怎么可能依着罗绫锦的意思唯罗远鹄是从?

听田荣珍这么说,罗绫锦唇边噙了一抹冷笑,重重的将手里的碧玉芝耳杯摞到案上,“既然世子夫人死不认错,又不服我这个郡王妃的劝说,那我也懒得再劝和了,好了,我也乏了,你下去吧~”

田荣珍出身再不济也是伯府的嫡小姐,现在又是武安侯府的世子夫人,现在被罗绫锦这么公然下脸也是意料之外,不过她的性子一向恬淡,也不辩解,只起身一礼便离开了良郡王府。

罗绫锦看着田荣珍莲步姗姗随了下人离去,心里冷笑,一个伯府不起眼的女儿,真以为做了世子夫人就了不起了?岂不知道这武安侯还不知道能再做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