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二百二十九、

字体:16+-

“殿下?”罗轻容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正看见梁元忻大大的笑脸,不觉有些恍惚,“你怎么进来了?孟嬷嬷~”

“嘘,小声些~我是趁孟嬷嬷回去歇着的时候悄悄进来的,放心,这里都是自己人~”梁元忻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罗轻容噤声,“不看看你怎么样了,我实在不能放心~”

男子进产室不吉利,这个时候梁元忻还惦记着自己,罗轻容心里暖暖的,眼泪却不争气的涌了出来,“臣妾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殿下了~”

“说什么傻话呢?我在这儿你能跑哪去?”梁元忻将罗轻容的手握在自己掌心,轻轻揉了几下,“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

“这叫什么话?我的儿子就不重要的?”罗轻容秀眉微扬,现在儿子才是她的宝贝,她千辛万苦才生下来的,居然被梁元忻这么轻视,“原来殿下一点儿都不喜欢他~”现在没有人比自己的儿子更重要,做为母亲,罗轻容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像她一样爱着自己的儿子,尤其是做为父亲的梁元忻。

“没没有,我哪儿会不喜欢自己的儿子?”看着泫然欲泣的罗轻容,梁元忻急切的将她搂在怀里,“你千万别哭,孟嬷嬷说了这个时候流泪伤眼睛,刚才我又去看他了,那小子还睡着呢,不过一点儿都不像我~”

屋里只有他们两个,梁元忻将心里的不满说了出来,“跟个小姑娘一样,太瘦弱了些。”

“不像你就对了!”自己一睁眼听到的都是这些糟心的话,罗轻容心里的气儿根本没顺过,自己生出来的孩子就真的那么不得梁元忻的欢心?“这样吧,臣妾无能,生不出殿下喜欢的孩子来,从今儿起殿下只管到黄良娣和那两个孺人殿里去,她们生出来的孩子一定像殿下!”说罢再也不理会梁元忻,背过身去躺下一个人儿生气去了。

“殿下,”朱砂在殿外有些听不下去了,她自小服侍罗轻容,还是头一次见到她这么蛮不讲理小心眼儿的情形呢,不过朱砂也是过来人,这小夫妻间耍花枪哪有不明白的,只有趁这个功夫帮自己姑娘将太子拿住了,“娘娘月子里气不得,若是将气闷在心里,以后会坐下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