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二百三十、

字体:16+-

梁元忻冷冷的看着跪在他面前的黄良娣和桑荞,“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殿下,嫔妾,嫔妾,”黄婉玉哀哀的看着梁元忻,谁说嫁给他便可一世荣华?与每一个清冷的长夜比起来,什么样的荣华富贵都是一场笑话,“嫔妾认罪,是嫔妾不小心撞了太子妃~”与其这么活着,还不如早早去了,也可以离开这无情的深宫~

“你呢?桑孺人,你怎么说?”

“嫔妾冤枉啊,殿下也知道的,嫔妾一直就病着,从不出来抛头露面,是黄良娣无端寻衅跑到臣妾的远翠阁来,嫔妾气不过,才拉了她去找太子妃评理的~”桑荞跟黄良娣想的不一样,既然她一心求死,那最好不过,刚好给自己当个替死鬼也不错。

“所以呢,她无端寻衅,你正好顺水推舟闹到太子妃那里去,因为你根本不希望太子妃这一胎能够顺利生下来,可眼看八个多月了,你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梁元忻目光如刀,桑荞在东宫如影子一般,时间久了,除了罗轻容每次分赏东西的时候,大家几乎都忘记了有这么个人存在,可就是这个女人,差点儿害的妻子一尸两命~

梁元忻竟然将她当时的心思都说了出来,桑荞骇然的看着梁元忻,犹不甘心道,“到底是谁人诬陷嫔妾,嫔妾已经是个废人了,难道还不满意,非得致嫔妾与死地么?”

“你的姑妈已经都招了,至于是谁命令她这么做的,你心里也有数吧?”罗绫锦,什么时候他们竟然走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梁元忻也没有想到她的手竟然伸得这么长,人在辽东居然还能暗中布置一切,“昨天整个桑家人都已经下了大狱,谋害皇嗣是什么罪名,你读过史书,也知道刑律,应该不用我跟你多说~”

“殿下!是你逼我的,你毁了我,是你害了我,我不过是想讨还一个公道!”听说自己家人被拘,桑荞彻底疯了,她想过这件事最坏的后果,就是自己被发现,陪上这条性命,可是若是要了罗轻容母子的命,看着梁元忻心疼难过,就算赔上自己的性命又如何,但她没有想到梁元忻会发现背后的事,因为自己的莽撞害了桑家百十余口,她还有何面目到泉下去见自己的父母兄长?“你不能杀我的父母,他们是无辜的,是你,是罗轻容,你们害了我,毁了我,我报仇难道错了么?”看着梁元忻那张淡然的脸,桑荞睚眦俱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