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二百三十一、

字体:16+-

郎贵人看着目光蒙昧不明的王嫔,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嘴角微微翘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怎么?你怕了?可别忘了你这嫔位是怎么来的?”罗绫锦能将她扶起来,也能照样将她给踩下去,就算是位份比她低的自己,若是想摆布这个蠢女人,也有的是办法,只是这样的事还是要她心甘情愿的好,“你忘了定嫔是怎么死的?难道你真的对太子动了情?”

王嫔像被踩着了尾巴一般跳了起来,“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她眉头一皱一脸狐疑道,“你别光说我,你呢,你现在好歹也是个贵人了,皇上又喜欢你,以后的前程自然不必担心,为什么要听命于她?”她是为了给定嫔报仇,也是为了在宫中的日子能好过一些,才答应了柳氏的计划,可这个郎贵人又为的是什么?

自己的事又怎么能跟这个傻瓜说呢?郎贵人看向繁花似锦的窗外,那里有一丛用白玉盆装着的千年荟,如碧玉亭亭的美人,那是番邦进贡而来,中原根本无从得见,只因自己喜欢,至德帝便命人将所有的千年荟搬到了自己的宫中,可哪又怎么样样?自己再也不是柳家的女儿,再也不可能和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师兄成亲,而这一切,全是拜梁元忻所赐。

郎贵人并不真的姓郎,谁也想不到她是柳家一门早已经分家出去的子弟之女,虽然已经分了家与嫡支柳氏来往并不多,可是因为姓柳一夜之间父亲兄长全下了大狱再也没有回来,而她跟母亲都被允作罪奴,若不是因为守寡客居在家里的小姨出面将她们母女赎了出来,只所等待她们的只有被辱或是死路!

郎贵人一夜之间从小康之家秀才之女变为阶下囚,原本已经定了几年的亲事,师兄被家里接了回去直接被送到了杭州求学,未来的婆婆连面都没有露派了个婆子直接将婚书扔到她们住的破屋里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给她们的只有屈辱和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