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春归

二百三十三、

字体:16+-

梁元忻这张嘴啊,真是死的都能说活了,罗轻容无语望天,却也无法再跟他争论,事实上这段时间她确实是将整颗心都放在了麒哥儿身上,原以为梁元忻跟她一样将麒哥儿当做一切,现在看来,于男人来说,儿子并不是他们的一切,她这个做妻子有些失职了,“其实,你没觉得臣妾胖了许多么?”

自己身体的变化也是罗轻容的另一个不愿与梁元忻多接触的隐忧,虽然她现在每天晨起都要练拳,送来的补汤也已经停了,可是身体依然没有恢复到怀孕前的状态,想想自己不再纤细的腰肢和微凸的小腹,罗轻容便不自觉的逃避着梁元忻的热情。

“胖了?说什么傻话呢,不论什么时候,你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现在的你整个人都是甜的~”想到罗轻容饱满润滑的肌肤,梁元忻整个人都热了起来,伸手便要撕罗轻容的衣襟儿,抬头正遇上麒哥儿水灵灵的大眼睛,不由一阵懊恼,“来人,将麒哥儿抱出去~”被儿子这么盯着,什么心思也生不出来!

“算啦,也不看看才什么时辰?”罗轻容按住梁元忻,红着脸从他身上起来,可一起身却发现被他牢牢抱住,帮安抚道,“晚上臣妾一定让乳母带了麒哥儿去,现在咱们好好说话~”

得了罗轻容的许诺,梁元忻才罢了手,他也懒得再起身,将麒哥儿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轻轻颠着逗他,“马上就要中秋了,辽东那边可不怎么太平~”

“辽东?现在?”罗轻容也收到嬉笑之色,父亲罗远鹏将罗旭初在辽东的情况也大致跟她说过,对于罗旭初在辽东被孤立一事罗远鹏并没有多少表示,军营是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依靠裙带关系站稳的脚跟经不起战争的考验,所以他将这次的事当作对罗旭初这个武安侯世子的历练,并不打算帮他,“怪不得呢,前几天三婶儿过来说三叔在辽东病了,她想让纨素过去侍疾,”看来梁元慎是准备好了,而罗纨素去辽东,只怕就是为了取信罗远鹄而下的一步棋,“臣妾明天就给三婶儿送消息,让她派人将纨素送到辽东去。”